山笑恋

潘达利亚的天空
铁炉堡

灰熊丘陵 嚎风峡湾

龙骨荒野 风暴峭壁 嚎风峡湾

亲情之于我

从小就在幸福美满的家庭中长大、备受宠爱的我,要写出接下来的这些话,可能是一件非常过分的事。

我会尽量多地使用模棱两可、留有余地的措辞,让我的想法看起来不那么绝对,不那么欠揍。本来以我的年龄和阅历,也没有任何资格说出什么绝对的结论来。

其实是大约在一年多前就开始萌芽的想法。几年下来距离的不断改变,远远近近,一次次别离与重逢,让我看清许多,从各个方面,以各种心态,甚至尝试以上帝视角审视一些东西。最近与家人之间的物理距离缩短了,让我有了把这些想法表达出来的愿望。

亲情对于我来说,可称是难以理解了。

与友情、爱情相比,亲情多了至关重要的一项条件:血脉相连。因为这层关系,我们理所当然地相识,相知,相爱,向彼此索取与求全,为彼此付出与牺牲。亲情是唯一我们与身俱来享有的牵绊,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注定要与一些特定的人保持毕生的联系。

而友情与爱情,靠得大概都是境遇与缘分吧,有太多的不确定与偶然。因为这举足轻重的区别,我面对亲情,心生疑虑。

如果我们不是血亲的话,我可能不会喜欢你。我不会想要接近你,因为你的性格,你的喜恶,你的观念,我都很难与之产生共鸣。如果我们之间不存在亲情这层关系的话,我不会想与你有任何交集。

即便如此,我与你之间的羁绊却比任何都深。离开你我会想你,我会感到不安,我会想翻越过千山万水回到有你的所在。这听起来很像爱情,却是我对亲情的感受。而除去血缘的话,我完全不会有这样的感受。

血浓于水,像一条莫名其妙的线,莫名其妙地将莫名其妙的我们拴在了一起。

亲情大概是最不像感情的一种了,它或许偏重的是责任。依靠血缘确定的责任,却比友情与爱情都要坚固。

我看到他因为亲人的逝去而痛哭流涕,之后又接连写下了许多文字悼念。只是那些文字间流露出的情绪,看起来不像是因为回想起过去共度的美好而惋伤,不像是因为深爱着已逝之人而心痛,只像是因为他是血亲,所以理所当然地感到了悲伤。

我看到她因为在年关将近时听到父亲的养子病危的消息而哗然,掩饰着淡漠,说着“现下不宜,年后再去探望”这样的话,结局是在旧年最后一天接到了彼方病逝的消息。

我看到他伪装着自欺欺人的悲伤。

我看到她流露出令人心寒的凉薄。

我并不是在完全否定亲情,我也曾领略过它的温暖与强大。更不用说它是我在筑造起属于自己的内心世界之前,唯一的支柱。它支撑踽踽而行的我走过地狱与天堂,见证我的顶峰与低谷,陪伴我的平静与狂乱,曾经是我的全部。

我写下的这些,或许实在令人嫌恶。也曾被人厌弃过何以如此理智地去分析感情,让人心生凉意。

只是实在对它心生怀疑。

只是想写下来,不能够改变什么也想写下来。

享受着能让我无条件无止境地索求的亲情、品味着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脆弱得不堪一击的友情、觊觎并追捧着从未亲身体验过的爱情的我,写出以上的这些,真的是十分欠揍了。


Merry Christmas

曾经有那么几次想要回想起过去的人生中幸福的瞬间。悲伤的记忆总是很容易就被唤起,那些快乐的却好像只停留在发生的当时,即为遥远的过去。
但回味快乐的时候会不禁感到悲伤,害怕它仅此一次,未来不会再发生。回味悲伤的时候心绪又完完全全被它侵占,以至于难以明晰它已经成为了过去。
不管怎么样,想要试着刻意地记录一些幸福的瞬间,方便在今后悲伤的时候拿来回忆,然后……因为亟盼却回不到的过去而变得更加悲伤……(不
今天这个小片段,或许在很久以后看来并不会觉得很幸福,但至少在当时,我只觉得全身都是毛茸茸的暖意。
今天是平安夜,天朝本不兴的节日,也都当另一个情人节过了。觅完食我们堵在路口,妈妈坐后排我坐副驾,我和爸爸都把窗开了一些。接下来的对话大概是完全不经过大脑地快速说出的。
妈妈说:“你们两个年轻人大冬天开什么窗啊。”
我和爸爸:“热撒。”
“风都往后面吹啊。”
此刻一点风都没有。
爸爸挑衅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停在这里的现在吗?”
“是啊我都吹到头疼了啊。”
爸爸继续道:“我车一动不动你都能被风吹啊。”
“是啊你看我头发都随风飞扬了啊。”
……
然后我大概是笑着把额头抵在冰凉的车窗上了。
这个年纪还这样耍赖式地插科打诨,日常互相吐槽的他们,看着这样的画面,我只觉得满心都是爱意。
爸爸妈妈让我见到了教科书式的爱情,到现在都没有淡化为亲情的爱情,也是我如此相信爱情的主要原因。这份感情不会崩塌,甚至连一点点罅隙都不会有,自亘古至永劫。
所以我也会一直相信爱,一直,一直。

酸吗?酸。

“Sorry, but I’ve lost everything. “

“I shall be your everything. “


-Hmmmmm will it be a bit mawkish?

-It’s way too mawkish.

-F***. Fine.

-At least I won’t want anyone to be my everything.

-I see. I’m getting mawkish these days.

-Probably being mawkish is your true self.

-No. I can be anything but mawkish. Never.

-Okay...

-I think your idea makes sense. “Everything” is just so...how should I put it...absolute? Totalitarian? There’s no personal space, no latitude, no freedom or anything along that line. Love shouldn’t be like that.

-Yeah, that’s roughly what I mean. When you’re no longer with someone, you will be wistful, or heartbroken for a period of time, maybe, but you can still live on. You can live with and enjoy the love that you pay towards that person. Not physical togetherness but enjoy the love itself, because your love, meaning it’s personal, can last long even without his or her being around.

-But that person does need to be alive I guess?

-I would say...that’s a different issue.

-Hmmmmmm okay I understand.

-We might talk about life and death another day. When we...grow a bit older.

-Lol sure, okay. Hmmm then how about this.

“I’ve lost him. “

“......”

“But he’s not my everything anyways. :) “

-...................I think I’ll go for the mawkish one.